百年传承,严谨经营,恪守五正之本。

正阳楼百年传奇

【正阳楼百年传奇】

    (一)传奇的开始

         哈尔滨的香肠出名,最负盛名的有两样,一中一西。正阳楼的干肠,肉联的红肠。两种肠,都有百年历史,也都百年不衰。正阳楼和肉联,干肠和红肠,都是哈尔滨人不可或缺的生活元素。

正阳楼,在道外区靖宇北三道街南口。今天的靖宇街,当年叫正阳大街,正阳楼,就在正阳大街上。这个店址,从上世纪初年到现在,一直没有变过,现在去北三道街,进街口,头一个看见的,就是正阳楼。一个商号,稳稳地在一个地方坐上一百多年,而且兴盛如初,在哈尔滨的老字号中,不多见。

正阳大街串起一串小街,从头道街到二十道街,跨度不小。最热闹的是二道街到七道街这六条。特别是二道街和三道街,商铺云集,食肆相接。大罗新百货、同记商场、老鼎丰糕点、范记永饭馆、世一堂药铺,集中在这里,是当年哈尔滨最繁华的地方。正阳楼开业,为这条街增加了一个京都口味的酱肉铺子,可以说是锦上添花。特别是当正阳楼的风干肠和松仁小肚上市后,风靡哈埠,天天门庭若市,为正阳大街添了一个新景。

创建正阳楼酱肉铺的,是山东掖县人士王孝庭。时在1910年。王孝庭是清末闯关东大潮中裹进哈尔滨的。但是王孝庭并不是直接从山东到东北,他先到北京,进了一个酱肉铺当学徒,之后才由北京转到哈尔滨的。到哈尔滨的原因,一个字,穷。在北京从学徒干到大工,一年到头挣不下几个钱。十八岁到北京,苦干十二年,到头来还是一个穷光蛋,被逼无奈,才到哈尔滨碰碰运气。

王孝庭在北京先在福星斋酱肉铺学徒,学成之后转到天宝楼肘子铺,干的都是酱肉、卤肉、熏肉的活。人年轻,勤快,肯钻研,学得一手好手艺。清末明初,在北京干饭馆,多是山东人,著名的八大楼,都是山东馆子,做酱肉的,却有不少是江淮人。因此,当时的京味酱肉,多少带了点南方口味。王孝庭到哈尔滨,是投奔一个在北京结识的朋友,宋文治。宋文治比王孝庭早两年到的哈尔滨,在哈尔滨干的是肉摊的活。王孝庭到哈尔滨,就帮着宋文治卖肉。不长时间,就琢磨出门道来。他发现偌大的哈尔滨,竟然没有专门卖酱肉的铺子。就连卖熟肉下水的铺子也不多。东北冷,喝酒的人多,而且哈尔滨人的口味与北京相似,王孝庭琢磨,如果开个酱肉铺,卖京味酱肉,一定能火。于是和宋文治商量,开个酱肉铺。两人一拍即合,在傅家甸租了一个门面,1910年,宣统二年三月初四,京味酱肉铺在紧张筹备后开业。因为是京味酱肉,而且开在正阳大街上,两个人商量,把这个谱子取名“京都正阳楼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(二)闻名遐迩名声在外

          一个小门脸,叫了个大名字。正阳楼开业,宋文治是经理,王孝庭是总管。王孝庭把在北京学到的手艺发挥的淋漓尽致,小铺子从开张起,就顾客盈门,开业五年,积攒下一点小积蓄。两人就靠着这点积蓄,在北三道街南口东边买下一处楼房,正式挂出了招牌。为表示正规,两个人请老秀才徐鼎臣题写店名,正中大字“正阳楼”,上方两个小字,“京都”。横匾底下,还挂了四块竖着的小牌子,分别写着“风干香肠、松仁小肚”、“五香熏鱼、虾籽火腿”,“炉肉丸子、青酱腊肉”、“熏鸡酱鸡、五香酱肉”。新店开业,在1915年,从此之后,这个店面就没有变过,到今天,已近一百年。徐鼎臣题写的匾,也流传至今,成为哈尔滨一宝。

正阳楼刚开业的时候,打的是京味招牌,王孝庭学的也是京味薰酱。当时在京城经营酱卤业的,很多是扬州、淮阴人因此京味薰酱,近于南味,据正阳楼老职工吴洪涛回忆,“正阳楼开业之初,经营的主要是京式香肠、风干小肚、风干口条、风干酱鸡、酱鸭、板鸭、老盐咸肉、青酱肉、金华火腿、炉肉丸子、酱鸡、熏鸡、五香酱肉及熏酱的猪、鸡下水”但是,哈尔滨人,老家多是山东热河直隶,不习惯偏甜口味。王孝庭便根据老顾客的要求,改进配方,特别是对京式香肠进行重大改进。“选用紫蔻、砂仁等开胃健脾的名贵中药,取代原配方中的十落子、公丁香等中药,并改变肠体,延长风干期,创造出驰名中外、别具特色的风干香肠。他在北京风干小肚配方基础上,加入适量绿豆淀粉、辅料和东北特产的松籽,首创制成具有独特风味、闻名遐迩的正阳楼松仁小肚”。

         “正阳楼开业后,王孝庭非常注重质量,经常对品进行研究、改进。正阳楼的信条是,信誉是企业的生命,质量是企业的命根子。因此,在技术指导上一丝不苟,每批品都要由技师过目,不合格的不准出厂,毫不含糊。如煮锅,煮锅人员要三勤,勤清油沫子,勤清除汤中杂质,勤搞卫生。正阳楼的老汤是很讲究的,因它与肉制品质量优劣有直接关系,它的配料,使用、养护、清理、保管都大有学问,有专人负责。老汤因有煮鸡、煮肉、煮下水、煮香肠之分,所以辅料各不相同,配方不一。正阳楼要求老汤煮出来的品色泽新鲜、表面光亮、味道浓郁醇香。正阳楼熏制品很驰名,这是因熏的工艺过程区别於其他店家,有独到之处。品出煮锅后,再放入熏炉,糖和锯末子放入烧红的锅内,用冒出的烟来熏制品。熏出的品,表面发生变化,生出一种独特的浓郁香味,而且色泽加重。熏制品表面乾燥,像涂过防腐剂,不易腐败,可以延长保管期。正阳楼肉制品选料也注意把住质量关。如采购生猪,对猪源地区也有所选择,多从三肇、呼兰、巴彦一带购买猪,因这些地方的猪皮薄,痘猪少,是活膘肉,而其他地区的猪皮,厚,痘猪多,僵膘肉多,方正、宾县一带的猪,多放牧山上吃松籽,身上满松油,肉有松油味。正阳楼选购鸡有两要、三不要之说。要肥嫩的当年鸡,好母鸡两年的也可,要体重二斤左右、个头均匀的鸡。不要三年以上的老鸡,不要瘦、病鸡,不要死鸡。由於正阳楼专购优质鸡,出价较高,一般商贩都愿意与正阳楼签订长期供货合同。正阳楼当时没有冷冻设备,生用肉有时现购来不及,有时还购不到质量高的肉。因此於1915年在道外大水晶街60号设了养猪场,由宋文治负责采购生猪,管理养猪场,存栏数保持在10头以上。

          吴洪涛回忆说,“王孝庭以其独具特色的制作,形成了以香肠、小肚、烤鸡、酱肉四大支柱产品的正阳楼风味。其产品成为当时高级酒宴上不可缺少的名菜佳肴。且楼上设有雅座,备有绍兴酒、状元红、俄国的乍比干克、卧牛酒,吸引了许多上层人物、商绅名流及其他食客。奉天张作霖、齐齐哈尔吴俊,经常派马弁来买肉制品。吉林交涉局总办、滨江道尹李家鏊、吉林督军鲍贵卿等人,都是这里的常客。有些人还常常往南洋和日本等地捎寄产品”。可见正阳楼在哈尔滨肉制品行业是多么风光。


      (三)民族危难 特殊时期的停业

           后来宋文治因患眼疾,加上老家发大水,需要照料,回了山东老家。宋文治走后,王孝庭就任经理。就在正阳楼经营的红红火火的时候,日本鬼子来了。九一八事变后,日本人进了哈尔滨,鬼子汉奸当家,军警宪特横行霸道,正阳楼是被敲诈勒索的好对象,三天两头就有警察宪兵上门,吃拿卡要,成了家常便饭。到了1941年,太平洋战争爆发前,日本鬼子对东北的统治进入最严酷的时期,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为维持战争,日本经济已经陷入困境,因此对东北的搜刮也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。1941725日,日伪在东北全境实行限价令,也叫“七二五物价停止令”。

          一方面农产品奇缺,物价高涨,一方面,正阳楼的肉制品却不准涨价,你想按价销售,立刻戴上经济犯的帽子。勉强维持了一段,实在撑不下去,正阳楼无奈停业。只剩下王孝庭和会计,一个技工和一个学徒留下看守房子。为了生活,王孝庭他们四个只能在后院偷着加工一点,卖给老顾客,结果被日本人发现,经济犯帽子一戴,立马抓进监狱。托人多方求情,交了罚款,才把人保了出来,至此正阳楼彻底歇业。

          这个“七二五物价停止令”是个什么东西?这是日本人为了保证军需供应,从中国人嘴里掏食的一个损招。叫“公、协、停、自”。辽宁有位老先生叫张效云,是亲历者,他回忆说,“公、协、停、自,是按分类规定的物价标准,在商品上张贴物价标签,以资识别。第一类是“公”字。属于这类一的主要有粮、煤、盐、棉布、棉纱、针织品、胶鞋等生活必需品。这类物资由伪满政府统一收购,统一配给。商人不得私自买卖,在出售时价格签要标上一个“公”字。第二类是“协”字。主要是百货、农具、小手工业品等。这类物资由中、日商业户选派代表组成商品议价小组,共同协议商品价格,出售时价格签上标上一个“协”字。第三类属于“停”字。主要有小百货、日用杂货等,这类价格即是以“七·二五”那时的价格为基准,作为停止价格。此后即以此价格销售,工商业户不得擅自变更,价格签上要标上一个“停”字。第四类“自”字。即在“七二五”命令公布后,新生产的产品和新购进的产品,须填上生产费用和原材料价格,或填原采购价格,连同发货票一起交警察局经济科查验,根据合理利润,自行提出销价,并经批准方可出售。在价格签上要标“自”字。这四个字,主要是把各类物资,经过一定时期和一定办法,完全统归为“公”。达到由统治当局全盘统制和垄断的目的。而所谓“协、停、自”三字,只不过是对各工厂、商店现存的原料、半成品和商品起作用,而在此之后,工商业者所要求采购的一切物资、商品,均由各统制组合所掌握,实际上“协、停、自”便自消自灭,就剩一个公字,而这个所谓的公,便是日本人垄断一切”。坑了正阳楼的,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逼停的,就是那个“停”字。


      (四)盛世涅槃,再铸辉煌

            一九四五年,鬼子投降,东北光复,宋文治的儿子宋俊峰和老股东尹环从山东回到哈尔滨,和王孝庭一起,重开正阳楼。恰似枯木逢春,八个股东齐心合力,正阳楼的干肠小肚再次飘香哈埠。1956年,正阳楼实行公私合营,与七家经营肉制品的商号合并,仍以正阳楼为字号。虽然后来经历了文革磨难,但是正阳楼的招牌不倒,正阳楼的风味不变,正阳楼在哈尔滨人心目中的地位不减。最值得说一句的是,讲述正阳楼历史的吴洪涛先生,对正阳楼,也是一个不可忘记的功臣。正阳楼的百年招牌,正是吴先生冒着被红卫兵批斗的风险,偷偷藏起来的。现在还能看到这块百年招牌,吴先生有大功劳。

正阳楼八个股东中,最主要的是三个,宋文治、王孝庭,还有一个是宋文治的小舅子尹环。当年宋文治拿总,王孝庭负责生产,尹环管账,配合的天衣无缝。据宋文治的孙子宋广庆老人回忆,爷爷当年让他喊王孝庭二爷爷,尹环三爷爷,三个爷爷一个马勺里吃饭,从没有红过脸。对正阳楼贡献最大的,当数王孝庭。王孝庭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正阳楼,献给了哈尔滨这块土地。1964年,八十七岁高龄的王孝庭,为培养正阳楼的技工,把断档的加工技术恢复起来,还亲自到车间现场操作,传授清酱肉加工技术。1969年,王孝庭去逝,享年九十三岁。

王孝庭走了,但正阳楼正当壮年,正阳楼初建时,日产肉制品二三十斤,在哈尔滨就是大铺子了。而现在的正阳楼,2004年经哈尔滨桐楠格集团收购,并且由桐楠格集团斥资1.5亿元,重金打造现代化生产基地。日产肉制品20吨,产品远销各省市及海外,质量保证,供不应求,2005年还被授予“中华老字号”企业。王孝庭地下有知,该多高兴。哈尔滨人向外地人夸耀自己家乡的时候,总会说,正阳楼的干肠,松仁小肚,那可是真香啊。你来哈尔滨,可得尝尝。





关于我们 企业风采 百年荣誉 正陽资讯 金牌食品 聚贤堂 诚邀加盟 联系我们

  • 咨询电话:0451-88888059
    传 真:0451-88888059 服务热线:400-600-1910
    公司地址:中国 黑龙江省 哈尔滨市呼兰区利民西二道街168号
  • 页面版权:正阳楼肉类食品有限责任公司
    技术支持:银河天鼎

    黑公网安备 23010902000334号

    黑ICP备14000268号-2

  • @正阳楼肉类食品
    关注我们 邮箱:zy@zhengyanglou.com
    电话:0451-88888059